温州航模发烧友自造无人机 梦想并不遥远_0
分类:产品运营 热度:

  深秋的天空蔚蓝蔚蓝的,一缕缕若有若无的白云更反衬出天空空旷深远的蓝色倏忽间,一架迷你型无人直升机从瓯江边腾空而起,它轰鸣着盘旋上升,黄色的机身在快速旋转的螺旋桨下闪着耀眼的光。它在半空中悬停俄顷,调整机身,然后稳稳地开始盘旋飞行。地面上是数十双祈盼的目光。

  飞翔的雁荡山

  这里是七都岛。无人机在蓝天上始终没有离开人们的视野。无人机在民房上空又悬停片刻。

  它仿佛在寻找地面的目标,它终于在一片果园上空寻到了目标,只见无人机喷洒下一片浓雾,浓雾慢慢扩散开来,在蓝天下特别显眼。无人机持续在果园上空盘旋,陆续喷洒浓雾,细雾随风飘进果园,果树沐浴来自蓝天的毛毛雨

  地面上是数十双惊喜的目光,这些目光中隐约有些泪光。

  雁荡山号无人直升机试飞作业获得成功。

  刚才的场景不是玩航模,而是喷洒农药作业试飞,其携带的13公斤药液在其盘旋飞行中悉数喷洒完毕,偌大一片果林得到均匀喷治。那数十名观摩者是来自乐清市科技、农林渔等部门和无人机的研发制造者。

  无人机执行任务后又缓缓盘旋下降,黄色的机身似乎又添了一点神秘的色彩。无人机稳稳停降在刚才放飞的停机坪上,自动熄火,螺旋桨也渐渐停歇下来,远远看着就是一只飞翔归来的收拢双翅的大鸟。

  玩航模玩出的灵感

  试飞现场心情最为愉悦的自然是无人直升机的研制者们。陈展新激动地说,作业试飞成功是对我们研发工作的最佳肯定,我们终于研制成功有实用价值的无人直升机。

  这也是浙江省首架自发研制的有实用价值的无人直升机。

  无人直升机的研制者是乐清市的几位资深航模发烧友。他们是陈展新、包炳旭、叶奇荣和薛辉。

  他们是少年朋友,都拥有自己的小型企业。他们玩航模都有二十来年的时间。陈展新说,初中时大家就开始爱上航模。人类渴望飞翔由来已久,神话中有会飞翔的人,嫦娥、雷震子、孙悟空事实上,古人就曾研制过飞行器,如张衡、诸葛亮等。现代飞行器越来越先进后,依然有人痴迷制造飞行器,以实现个体飞翔。我们迷恋航模当然也是飞翔情结使然。陈展新说。

  自从迷上航模后他们从没有放弃过,将其当成人生的一大乐趣。长大了,或参加工作,或自己创办企业,航模将他们紧紧拴在一起,只不过越玩越大,越玩越有档次。与初中时代的形似航模比起来,我们早就鸟枪换炮了,各自拥有不同款式不同档次的航模。每逢航模比赛,童心就又回来了,在赛场上,五花八门的航模在空中做着各种特技,操控者在地面各施绝技,我们的斗志便陡增。陈展新说。

  他们在各种规模的航模比赛中都获得过名次。当然,最多的还是朋友们一起玩。逢节假日,他们会驱车寻找地方玩航模,他们在泰顺的山巅之上、在楠溪江畔放飞他们的航模,看着它们在蓝天白云间上下翻飞,收获的是久违的童趣和深沉的飞翔梦想。

  前年初,他们又一次结伴来到楠溪江。江水清澈,柳树泛青,远山隐隐绰绰。这样的情景最易诱发人们的飞翔情结。如果我能化为一羽鸟沿着这条清澈的江溯流而上,那将是怎样的感受?

  薛辉呆呆地望着天空,久久不说一句话。这时,恰有一只红嘴蓝雀在他们的上空优美地飞过。薛辉仿佛突然受到启发,他激动地对伙伴说,你们看,自由飞翔显得何其高贵,我们玩航模算什么呢?

  薛辉无头无脑的话听得得大家面面相觑。玩兴霎时便没有了。是啊,玩航模总不能玩到老吧,上了年纪恐怕想玩也玩不了。大家索然无味玩了一回,便匆匆收拾驱车返回乐清。

  当晚吃饭时,大家依然闷闷不乐。陈展新担心他们玩航模已难以为继了,那就意味着培养了几十年的爱好一下子就没有了,一个人玩航模那真是了无趣味。薛辉自然明白老朋友们的情绪。他突然说,我们不玩航模,我们可以研制无人直升机。一语既出,石破天惊!我们研制飞机?这可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啊。

  陈展新说,灵感就是闪光电火,我们研制无人直升机的灵感就源于薛辉当时的异想天开,就这么简单。

  自主研制无人直升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薛辉可以说是航模专家了,他曾跟台湾的一位师傅学过制作航模,对航模的结构了如指掌,其他如包炳旭、叶奇荣等都是资深玩家,自己的航模摔伤都由自己修理,一些简单的零部件还是自己动手制作的,如果形成一个团队,也许真能研制出无人直升机也不一定呢。陈展新说。

  他们均处于而立之年,富有闯劲,认为这世上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如果真能研制成功无人直升机,这将又是一个乐清第一,温州第一,乃至浙江第一,这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情。

  一步之遥究竟有多远

  他们要研制有实用功能的无人直升机。这种无人机与航模有本质的区别。航模采用电驱动,续航力和承载能力受到限制,实用无人机首先要解决的便是续航和承载能力。

  无人机要采用汽油引擎。他们当时将动力置换看成是简单的加减法,认为电力驱动到汽油动力只有一步之遥。我们想得简单了一点。陈展新说。

  去年三月,他们集资购买了生产设备。

  他们进行了分工,薛辉负责整机设计,陈展新他们分别负责无人机的零部件。

  他们将无人机的用途初步定为航拍,认为航拍目前的用途最广。薛辉针对航拍机型进行设计。这几十年玩航模没有白玩,薛辉设计起来得心应手,他制作出模型,画出详细的整机剖面图、零部件剖面图,他将未来的无人直升机解剖了。伙伴们观摩了模型,听薛辉介绍未来直升机的详细构造。

  这是一架智能型的无人直升机。前置摄像机架设置成圆环形,可以沿球形活动使摄像机可以进行全方位拍摄,GPS安装在平衡杆中部,引擎架上设置缓冲钢条。薛辉解释,利用汽油动力机身颠簸加剧影响拍摄,加上缓冲装置就可以稳定摄像机拍摄。连这样的细节都考虑到了,可见薛辉是非常用心的。地面站,控制模块,等等等等,设计详尽,机形美观。

  他们赴广东上海宁波采购零部件,有些无法采购到的便自主生产。

  陈展新说,我们研制螺旋桨就花了好长的时间。我们查阅资料,可是几乎没有现成的可用资料,飞行器制造业无论民用还是军用都属于高端技术行业,核心技术无疑都是机密。没有现成的资料我们就自己探索。螺旋桨有许许多多个关节,连最为细小的关节也不容忽视,飞机在飞行过程中,这些关节的轴承便连续不断地运转,倘若某个部位出现问题就会产生连锁反应,最后导致机毁事故。

  螺旋桨的所有部件都由他们自己生产。上海一位高精密度专家最近到他们的研制车间参观后感叹,如此高精密度部件连上海专门大厂家的产品也要逊色三分。陈展新说,这些零部件已达出口欧美国家的水准。

  去年5月,第一架汽油引擎的无人直升机研制成功,他们将其取名为雁荡山一号,他们有意将自己的无人直升机与家乡的名山联系起来,当然还有后来的二号、三号乃至无数号,这是他们的理想和目标。

  雁荡山无人机可望明年面市

  他们选了一个吉祥的日子试飞无人机。没有惊动别人,试飞现场只有陈展新和他的伙伴们。他们为无人机装满油,输入地面站指令数据。薛辉发出飞行指令,发动机启动,螺旋桨缓缓转动。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新生儿,内心交织着焦虑和期待。陈展新说,我们都是玩航模的老手,对于飞机腾空而起的景象实在是习以为常了,然而,对于自己研制的首架无人机的期待竟然是这么的强烈,我当时极其担心试飞失败,如果失败,损失的不仅仅是资金和时间,更会挫伤我们的锐气。

  他们的担心和焦虑是多余的,只见无人机螺旋桨越转越快,无人机挣扎了一下离开地面,在距地面10来米的空中稍稍左右摆动几下调整好机身,然后盘旋上升,它越飞越高,他们只听到细微的引擎声,无人机钻进云层又钻出云层,只见它突然强烈颠簸起来,他们暗叫不好,但转眼间他们发现无人机悬停片刻又稳稳飞行。薛辉说,刚才无人机突然遭遇高空阵风,便进行自我调整以避阵风侵袭。

  试飞成功

  但是一个实际问题困扰了他们,如果令无人机携带8公斤的摄像机上空执行航拍能完成任务吗?当时设计时对这个问题考虑不周,其实第一架无人机在设计时就没有考虑到承载能力,而只考虑到飞机的稳定性和续航能力。

  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陷入修正改进雁荡山一号的工作里不能自拔。后来,乐清市科技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得知他们搞无人机研发,便叫他们调整思路,不要停留在航拍无人机上,应该向农用无人机方向发展。这真叫一语点醒梦中人。

  陈展新说,他们搁置一号机型,转而研制农用和航拍两用无人机,马力加大,承载力为13公斤,时速120公里,理论续航能力4小时,理论爬升高度3000米。3000米高度仅是理论设计,但却无法飞到这个高度,因为高空管制。他们将改版无人机命名为雁荡山。

  一号的研制成功为后来的研发提供了宝贵的数据,其间研制多架无人机,技术日臻成熟,无人机的性能日趋完善。

  日前在七都岛试飞作业成功的无人机已是我们研制的第三代无人机。陈展新告诉记者。

  今年6月,乐清市科技局将无人直升机项目作为科技项目引入该市科技孵化中心加以培育。

  我们研制的无人机引起不少人的兴趣,目前已经开始接订单,可以在明年面市,陈展新说。不过,他觉得雁荡山号还没有达到尽善尽美,在技术层面上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如接纳热成像技术和红外线技术,无人机飞行时遭遇障碍物便会自动避险。

  陈展新还向记者提供了一条预告式消息:12月份,全国海洋渔业局局长大会将在乐清西门岛召开,会议举办方邀请他带着他们的雁荡山号无人直升机到现场表演。

上一篇:机器视觉:智能视频多元化 前后端发展获重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